陪我九年的香烟

从高中开始,开始向酷看齐,学会了抽烟,而后,它就一直陪伴我左右。寂寞时,它陪我;难过时,它陪我;开心时,它陪我;写程序时,它陪我;高谈阔论时,它陪我。无论我何种心态,它对我总是不离不弃。

也曾经想过与它恩断情绝,彻底斩断对它的情思。可是每当看到别人手中的香烟时,总会让我感觉有一丝丝冲动,拿起烟来的冲动,所以,一直到现在,它仍然在陪着我走那段人生的路。

迷茫的时候,我在它的帮助下,找到了方向,找到了目标。困惑的时候,它带给我灵感,让我发现柳暗花明。每次当我想戒烟的时候,总会找到成千上万的理由阻止我这样做。

在山东读的高中,那时候抽的牌子是“大鸡”,这是山东最出名也最普及的牌子。无论是人力车夫,还是高级白领,山东人似乎对“大鸡”情有独衷,甚至当我在北京读书的时候,从山东来的哥们给我捎的礼物也是一条“大鸡”香烟。

大一的时候,摆阔,开始抽“希尔顿”,甚至有时候也会抽一盒“万宝路”。大二的时候,烟瘾开始上来了,抽不起这种高档烟,开始抽带薄荷味的“威龙”,后来发现了一种北京更加流行的牌子:“都宝”,挺便宜,但却陪我最久,前几天,在回通州的出租车上,还有一位出租车司机给我一支“都宝”,让我回忆起大学那段迷茫的时光。

记得大三还是大四的时候,北京出来一个自有品牌“中南海”,跑到我们学校门口做宣传,看男生经过时,会塞给两支装的“中南海”一包。我那时候以为他们是卖烟的,冲着他们微微笑,摆摆手,说我不抽烟,可是走过之后,才知道是赠品,遂跑回去向人家索要。人家同样微微笑,摆摆手,说你不是不抽烟吗?还好,刘大明白要了一盒,送给了我,从此,我迷上了“中南海”。

中南海很柔,很轻,总觉得这样对身体损害最小,所以五年来,我一直在抽中南海,而且是那种10毫克的。当我的工资上了五位数的时候,曾经以为自己不再穷了,想换换口味,于是选了5毫克的那种,觉得更“派”一些。可是抽了不到一个月,觉得经济上承受不起,于是算了。

两次真正的戒烟经历,一次是毅力戒烟,似乎没有坚持一周,就半途终止了,因为实在受不了那种袅袅升起的烟雾的诱惑。去年,在父母的支持下,决定药物戒烟。选了一种喷药,每当想抽烟的时候,就往咽喉处喷一下。可是我后来发现喷了那种烟后,抽烟的感觉更爽。这样不仅要买烟,还要买喷烟,于是,这次戒烟也以失败告终。

也知道另外一种很灵的戒烟药,只需要贴在穴道上即可,之后,再闻到烟味就会恶心。可是IT圈的朋友们相聚,哪能没有一个不抽烟的?总不能在饭桌上有人点起了香烟,我就呕吐吧?所以只是心向往之,从未买过此药物。

陪我九年的香烟,你还要陪我多少年?

打赏作者

“陪我九年的香烟”的3个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