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满地

晚上与Playyuer一起吃了一顿饭,聊面向对象及其它聊得酣畅淋漓。走向地铁站的时候,听到两个大学生歌手在地下通道的桥洞里面低沉着唱着校园歌曲,空旷的桥洞将他们的音域进行了放大,使他们的声音显得是如此的动听,让我的心为之莫名的感动。生活中经常会有这种感动。大部分时间都在过去的时候。

大学的时候学物理,虽然我在教师的心目中算不上好学生,但我实际上是喜欢物理的,因为爱因斯坦说过物理就是研究美与简单的科学,只不过不喜欢中国那种传统的填鸭式教育。那时候,我对一个单词特别感兴趣:熵。不知道英文对应的什么,但我感觉很神秘,简单的来说,自然界保持着一种守恒,即能量守恒,但这种守恒是有缺憾的,即虽然总能量守恒,但是从整体趋势上,其它各种能量正在缓慢而均匀的转向热能。宇宙中的热能占能量的总比重即为熵,熵是不断在增加的。

直觉上我认为这是人类时间观念的由来,熵的增加在自然中不可逆转的,正如时间也一直飞奔向前。人生就在熵的缓慢增加中一步步的老去。虽然熵的增加与时间的联系,基于我现有的物理与哲学知识,无法证明,但我想如果有哪位科学家愿意做的话,有可能因此获得诺贝尔奖。世界上,我可能是第一个持有这种观点的人。

熵虽然在整体上无法逆转其增量,但在局部上可以让其进行逆转,由此我想到时间是否可以倒流?是否把过去的美好一一进行挽留,而让过去的缺憾逐个的进行弥补?少年时都喜欢做这样的梦,有一个时光机器多好,像《寻秦记》的项少龙一样,去找回自己的爱情?虽然这样会有很多很多的悖论,比如,某人回到过去,却误杀了自己的老祖宗等等之类。
世间哪来的后悔药,或许正因为人生的不可重复性,让我们对现在倍加珍惜,对幸福充满向往,往往某一个不如意,就让自己对这一辈子失去信心,而选择提前出局,再来一盘的想法?
我想到了我弟弟,虽然仅仅只有两年,但却咫尺天涯,无论时光如何运动,再也找不回来了。生命中有很多东西就像鱼和水一样,在的时候感觉不到它的存在,而失去了却十分痛苦。
就这样,2000年4月13日,我弟弟离开了这个人世,带着对现实的不满,再来一局的理想,永远的离去了。

再也无法看到他的笑脸

再也无法与他吵架斗嘴

再也无法听到他唱卡拉OK的声音

再也无法平平淡淡的在一个餐桌上吃饭

再也无法坐在他的摩托车背后在街上闲逛

于是,所有发生过的那些细节都变得那样的珍贵,那样的遥不可及,虽然两年过去了,平日里仍然在网上嘻笑怒骂,可是在深夜里,寂静的深夜里,寂静而且失眠的深夜里面,我经常会想到他,想他如果活着会是什么样,那种痛彻心肺(!!!!!)的感觉,是你永远无法体会到的!

于是我对人生有了一些浅薄的感悟,我花了一年的时间去看叔本华的《论世界是意志的表象》,想从这个著名的悲观论学者身上找到人生的真相,想知道到底什么是人生的意义!
或者没有人像我那样,一遍又一遍的读他的《论自杀》,我也从来没有像读这篇文章一样,在书上加上如此多的批注,把叔本华当作撒旦,不停的与他对质,而且最终战胜了他。
在我那位古典爱情的同事家中,遇到一位西藏活佛,活佛说我有佛缘,劝我皈依佛教,做个同事夫妇那样的居士,虽然在父母的极力反对下,我最终没有皈依,但我仍然找了很佛教故事阅读,想从里面找到一些寄托。我也知道了佛也是无神论,也明白了过去对它的一些偏见。虽然我仍然不是佛教徒,但我在做自己的佛。虽然至今仍然没有从哀痛中走出来,虽然仍然会继续感慨人生苦短,但我对人生多了很多珍惜,珍惜现在,珍惜拥有,珍惜已得到的以及可得到的还有未得到的。

我仍然有欲,仍然追求名利,仍然希望自己幸福开心。

一辈子,在淡淡的满足中走过

一辈子,在激情四射中走过

一辈子,在年华如流水中走过

一辈子,在朋友的鼓励中走过

一辈子,在亲人的关爱中走过

经常会做这样一个梦,与自己心爱的人,老了之后,手牵着手,走在一条落花满地的小道上…

打赏作者

“落花满地”的2个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