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候天总是很蓝(大学篇·上)

不知不觉,大学四年的生活就这么一眨眼间就过去了.毕业的生活十分忙碌,忙的甚至没有空闲的时间去回头,看看那片走过的天空.于是在记忆中,那片天空是阴沉沉的,课堂、宿舍、图书馆的三点一线一直延伸,是乎如此没有过尽头。

在这大家都已睡去的夜里,忙完了一天的工作,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突然想起了大学同学、中学同学,甚至还有小学同学,突然之间才发现,过去的天空其实很蓝,过去的故事也很让我感动,而当时,我为什么没有在意呢?

大学的同学最让我怀念的还是那帮宿舍的哥们,虽然我们的宿舍是个混合宿舍,虽然只有六个人,却是包括物理系与计算机系,本科班与专科班,四年制与三年制与两年制,一班、二班与三班,每个人在这种分类中都会获得一个身份。但是在宿舍里面,我们却是共同的身份—-电脑爱好者,记得宿舍繁盛时期,我们六个人的宿舍却放了七台电脑包括我在私企中暂用的一个笔记本。我们六个人,抱负各自不同,舍长(大明白)是硬件爱好者,每天抱本《新潮电子》之类的书刊浏览,张罗着为自己的三台电脑升级(他家三口人,一人一电脑)。刘总是局域网工程师(现在已经是MCSE了),经营一个电脑游戏厅,陈老大是一个标准的游戏迷,为了一个魔法门可以三天不睡觉,不吃饭。好东东则是一个电脑美术工作者,最喜欢的事情是把梁咏琪、朱菌及孟庭苇的画像改造成与自己环拥的场面,舒工则是整天游手好闲,在电脑上看看小说,打打拖拉基之类。我则是一个标准的网虫,每天晚上就要霸着电话,上网。外宿舍的人都说我们怪,把我们当作怪物一般看待,我们还有一个宿舍章程(是我起草的),其中有一条就是我们的女朋友必须都得是个电脑迷,那时候我们就想以后结婚生子之后互相串门,连机打红警之其乐何穷矣,可是最终我们都违背了誓约,凡是交女朋友的没有一个是电脑迷,相反对电脑都是深恶痛绝着,因为在她们看来,电脑霸占了她们的男朋友。

 大学里对于电控制得很严,每天早上六点来电,八点就停,中午来一个小时,晚上则是从五六点到十点半,而且功率控制得只能开两台电脑外加一个电视,我们大家只能轮流开机。后来大家想了一个损招:偷电。那天夜里三点多,我们全部睁开了眼睛,偷偷溜到楼道里,放风的放风,踩点的踩点,准备工具的准备工具,在大家的完美配合下,在无人知道的情况下,完成了一次引电入舍工程,工程耗资不大,可是却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呀,从此,宿舍里面六台电脑半夜齐鸣,打游戏得冲峰陷阵,上网得执猫冲浪,每个人都有活干了,这段时间最让我记忆深刻的事情就是半夜里我与刘总睡不着,讨论了一夜的Linux,最终感觉说不如做,在四点钟的时候,两个人在一台笔记本的协助(用他看帮助光盘)下,第一次成功安装了Linux.

可惜,好梦总是短暂的,那一天早晨,从梦中醒来,侵略者闯进我家乡,前一天晚上,会长大明白的女友为了犒劳我们的打印论文之功,为我们送来了几个鸡蛋,早晨六点钟的时候我们决定靠这几个鸡蛋来充饥,于是,陈老大拿起电热炉煮上了鸡蛋,大家又钻进了被窝,就在鸡蛋快熟的那一刻,香气溢满整间宿舍,并且飘到了楼道,从四层飘到了一层,顺风飘到了学宿办,学宿办的老师从睡梦中醒来,迷迷糊糊摸着香味就来到了我们宿舍(这让我想起了《猫和老鼠》之类动画片里面的片段),结果把我们来了个一窝端,最终受到了严重警告及每人罚款五十元的处分。由于我那时在外有兼职,后来据说,学宿办老师给其余五人以劳代罚的措施,让他们到女生宿舍楼帮助女生安装电视,执行劳改,让我后悔不迭。我们的好东东也从这件事后为一位女研究生害上了相思病,终日闷闷不乐,也不再为朱菌之类整容,而开始校园散步盯梢行动,不过直到毕业,东东还是一个人,形单影只,灯影相吊……

打赏作者

“那时候天总是很蓝(大学篇·上)”的5个回复

  1. 非常真实.我现在也在学校,可是我们偷电到大四的现在才开始搞,很是失败,被抓过,但那人好,说到现在就不给我们开什么处罚了,叫我们自己收敛点就行.谢谢那个人拉,至于女朋友嘛,都非常失败...

  2. 现在天天偷…从厕所里面拉线接电..被抓好几次…但是管事的人好..没怎么为难我们..提醒我们注意安全..早上要记得收起线来..呵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