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故

本来今天,我们几个要去纽约,从晚6点到9点,参加由ASP.NET之父Scott Guthrie以及ASP.NET产品项目经理Rob Howard主持的ASP.NET Road Show(演示/培训班性质)活动的。可惜天气不佳,想想冷冷的天,驱车几个小时去那里,然后深更半夜往回赶,也不知道路况如何,有点怕事,所以我们放弃了,等着4月份再补课吧,笑脸

看了一下活动地点,好象都是在美国国内的,我们兴许应该向微软建议,希望他们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举行类似活动。

读文章

经常有人问我每天都读些什么,其实我也不太记得,因为我在网上读文章没有一定的规律的,想起什么就去读什么,有时是跟工作有关的,有时是跟兴趣有关的,也有时是偶然发现一篇好文章,譬如查询Google时,或在某篇文章里看到一个连接,就读上一气。

经常会去读那些我感兴趣的blog(看左边技术栏里的连接,等我有时间了,我会列出我收藏夹里的所有bloggers),此外,也就是读读MSDN上的文章,譬如

Introducing “Longhorn” for Developers
这本书已经连载到第四章了,但不用太认真,等Longhorn Beta或正版出来,很多东西都会变动的,现在了解概念和趋势就行了

也会经常去TheServerSide.com上读帖子/文章,上面大都是跟Java有关的东西,有时也会看到一些对.NET与Java作认真比较的文章。虽然我不做Java项目,但希望了解一下动态。有趣的是,该网站的主人推出了一个TheServerSide.NET (Your Enterprise .NET Community)。

也会去www.xml.com以及Elliotte Rusty Harold的网站读读跟XML有关的东西。

今天读了这篇
Apartments and Pumping in the CLR
感觉COM Interop真麻烦,经常看到有网友在ASP.NET中使用Word/Excel什么的,会出问题,这篇文章也许会给你点启示

前几天在新浪网曾看到一篇关于COM的新闻,用了Don Box说的什么话,估计其他新闻社也登了类似的东西,Don Box出来声明了:
Love
其实,也许是经常读他的blog的原因,我觉得Don Box的言论很一贯的,也有可能是媒体有人爱混淆概念,乱造舆论

看到笨猫猫招到了人,现在来看看你公司里是否雇佣了个糟糕程序员 :
Signs Your Company Has Hired A Bad Programmer

业界的名人Robert C. Martin重拳出击:
Web Services? What has the industry been smoking?

网上经常有无聊人问母亲和老婆同时落水先救谁的问题,Chris Sells问你房子着火,救完人和宠物后你先抢救什么?
What Would You Save If Your House Was On Fire?

我会救什么?家里有一堆历年积下来的录像带,之外除了书还是书,也许应该学Chris Sells买个保险柜,把最喜欢的N本书放里面

较真(2)

昨天与一朋友在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朋友说起泰戈尔的一句很有名的诗,跟“天空”,“翅膀,“痕迹”有关的那句。说来惭愧,本人那些年月尽读武侠了,没读过泰戈尔的诗集。为了故作“斯文”,笑脸 ,在网上查了一下,发现文章/帖子里的引用无非有二大变种:

1。
“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而我已飞过”

“天空不留下鸟的痕迹,但我已飞过”

“天空没有鸟的痕迹,但我已飞过”

2。
“天空虽无痕迹,但是鸟已飞过”

“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但鸟儿已飞过”

“天空没有痕迹,但鸟已飞过”

问题是,到底是“鸟”飞还是“我”飞,天空里没留下的是什么东西的痕迹?鸟的?翅膀的?

因为网上文章/帖子里引用的都是单句,没注明是出自哪部诗集里的,所以我想先查明该句诗到底是出自哪部诗集。查了半天,有个家伙说是《飞鸟集》(Stray Birds)里的。查了一下《飞鸟集》的中文版本(123),英文版本,没找到这句。

英文版的网站查了半天,终于在《萤火虫》(Fireflies)里找到了这句:
I leave no trace of wings in the air,
but I am glad I have had my flight.

看上去,应该是“”飞,是“”没在天空留下“翅膀”的痕迹!看来以后转抄名句时千万不要以讹传讹啊! 笑脸

后来一想,我怎么知道英文版没有翻译错呢?如果“我”是指“鸟”的话,那不全都没错么?呵,我问了我的印度同事,想证实一下,可惜他们都不懂泰戈尔书写的文字,笑脸

土拨鼠日

今天,2月2日,是土拨鼠日(Groundhog Day),根据民间传说,如果土拨鼠出洞看到自己影子的话,冬天还将持续六个星期,否则春天即将来临。最著名的宾州Punxsutawney镇土拨鼠 Phil今天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我女儿非常伤心地说,夏天要晚来六个星期了。

今年获得奥斯卡男主角提名的Bill Murray 曾与《四个婚礼一个葬礼》女主角Andie MacDowell演过一部电影叫《土拨鼠日》。故事是这样的,男主角气象员Phil Connors被迫去 宾州Punxsutawney镇采访土拨鼠日的仪式,但他因为连续五年的采访,非常憎恨这工作,但随后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第二天醒来时,他发现时间还是停留在2月2日。他把这事告诉他的女制作人Rita和其他人,但这些人都不理解,只有他一个人记得他们已过2月2日了。再过一天,同样的事情又发生了,他认为他快发疯了,在镇里到处惹事闯祸,甚至开车冲下山崖自杀,但第二天醒来,发现又回到了2月2日。直到他认识到他做什么都改变不了这奇怪的时间变化后,他开始改变他的行为,做了很多好人好事,学弹钢琴,学冰雕。在过程中,他对周围的人和自己有了真正的了解。最后他以乐人为善的行为,美妙的琴声,精湛的冰雕技术,获取了女制作人的芳心。一夜缠绵,第二天醒来,只见遍地银装素裹,时间终于向前进了一天,到了2月3日。

曾几何时,总想把一件事做得完美,但真到做的时候才发现已经晚了,失去了最好的时刻,在随后的岁月里老是懊悔不已,叹息很多事情是不能回头重做的…..

聘请兼职人员

现在在郑州开发一个BizTalk Server 2004+ASP.NET的工作流项目,需要招聘一至两位ASP.NET开发人员,最好是MVP。最好是Local在郑州的,如果不在,我们提供机票,并且负责在郑州所有的吃住行(五星级单人房,上下班出租车)。报酬每天在0.5K以上。希望各位高手踊跃应聘,请通过邮件将简历发往[email protected],最好在明天中午之前。

目前,还有一个在北京的项目,也需要人员来参与,待遇也基本上相同,期望在北京的MVP或者技术高手能够踊跃参加。

另外,我正在整理一个人才库,由于经常会遇到一个比较急的项目,所以想做一下人才储备。如果你有充裕的时间进行兼职,请把简历也同时发过来。全国各地不限。

同时,为大家提供一个好地方:http://home.wangjianshuo.com/scripts/map/。在这儿可以查阅上海市的地图,也可以查阅某某某所购新房的详细地址,。不过那是另外一个特殊的入口。

 

 

心情

超级杯很精彩,可惜大黑马Carolina Panthers没能再创奇迹,New England Patriots三年内两夺超级杯。

可恶的流感终于结束了。清晨起床,天蓝蓝的,阳光明媚,照在屋后的雪地上,一种融融的感觉升上心头。

自春节起,每天上班回家后,都觉得头昏昏的,咳嗽也厉害,吃药也不管用,只能早早睡觉。

这个周末看了二部老片子,Top Gun 和 Witness,女主角都是Kelly McGillis,从她身上能看到一个美丽、温柔、多情的影子,一个刻骨铭心的影子。

有网友问,心情不好时跟谁说?知心朋友很难找的,特别是那种善解人意,特富同情心的人。再说,即使能找到这样的人,你一心情不好,别人哪会马上有时间来听你的?以前心情不好时,要么驱车去山上/水边,默默地对着大自然,让自己融化在里面,要么出去散步,走到累了为止,要么跟小孩玩,让天伦之乐化解烦恼。以后呢,也许,只是也许,这样的人真存在,如果你尽心找的话,或者找个心理医生吧,:-)

听上去很耳熟

De Bono说,我们的脑子是个自组织的模式信息系统,感知的意图就是要形成模式以及应用模式,思考的目的就是废除进一步的思考。正是这样的机制,使得我们经常落入思考的窠臼/框框,Lateral Thinking就是试图打破这样的框框,让我们从全新的角度或在Movement系统里来考虑问题,根据这里

“In any self-organising system there is a need to escape from a local optimum in order to move towards a more global optimum. The techniques of lateral thinking, such as provocation, are designed to help that change.”

其中常用的一种Lateral Thinking方法叫随机激励方法(random stimulation method),让我想起以前做的模拟计算,为了得到稳定的原子排列结构,经常是赋予当前结构的每个原子一个任意位移,然后计算出新的稳定的结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