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是最后一天

明天最后一天在微软中国工作了。

项目进行了两周,豆腐感觉很不可思议,在两周的时间内完成一个原型开发,感觉速度快了一点。我想一想的确也挺快的。

这个项目使用的技术包括.NET Web Service+.NET Web Application+BizTalk 2004 Server,由于BizTalk 2004 Server在我们开发的过程中(甚至直到现在),一直还是Beta阶段,在这两周内,我们就换了三个Build,所以需要逐渐的熟悉。毕竟与Biztalk 2002 Server改变了太多。

项目组只有两个成员,即我与阿斌同志,阿斌是MS内部的Biztalk专家,所以在分工上,是由他负责Biztalk的开发的,而我主要负责.NET Web Service+.NET Web Application的开发。使用.NET Web Service模拟外部业务模块接口,而.NET Web Application模拟前台界面,然后使用BizTalk来将这些外部模块进行串联,组织一个完整的工作流程。

总结一下,开发周期比原来预定的多了一天,而且每天基本上都要加班到晚上九点钟以后,有时候还到半夜十二点,周末也一直在加班(阿斌同志比我要累多了)。不过开发周期基本上还算控制住了,基本上在两周多一些完成了。在刚进入项目的时候,我们本来还认为可能会需要一个月左右。

当然,也有一些经验需要汲取的,就是在刚开工的时候,我们把太多考虑放在了技术上面,过早的进入了代码实施阶段,其实在第一周所编写的代码被废弃了好多。因为我们随着我们的代码编写过程,才逐渐的发现了一些原来不甚清晰的业务逻辑,而不停的修改接口,直至上周六用UML序列图方式确定了最后的调用关系,整个开发才算步入正轨。

在此,开心向阿斌以及其他微软中对开心予以各种帮助的朋友表示衷心的感谢!对小马哥及小马哥的那位MCT朋友的推荐表示感谢!对所有阅读开心Blog的人表示感谢! (似乎有点过于官面文章了,开心请吃饭吧!)

MVP

新的一届MVP出来了,可以在这里看到名单,开心给的地址是错的

意外的是masterz没有连任,特别恭喜开心就好,陈铭,李晨溪

热烈庆祝开心就好重新荣获MVP称号:D

 

一直在等这个消息,终于当选名单今晚公布了,虽然没有去年发布的时候那样异乎寻常的激动,但对我来说的确是一个好消息。

今年的MVP名单有些长,http://asiacommunity/china/community/content/news/2003sepMVP.aspx,共有78个,里面有很多我们熟悉的名字,金雪根、朱其盛、彭进、吕科、严伟峰、豆腐、笨猫猫。陈锐等等都一一再次当选。

期待着九月底与大家相聚在北京!(金雪根光思归,却不归)

 

无为

大家都知道CSDN的无为(karma)是首批中国MVP里唯一的女性,但据说她的网络生涯其实也是精彩之极,网络上曾经流行的<<新木兰辞>>实际上是一个网友写给她的,还有人曾经把她写进武侠小说(:-)):

“……..
无为:洁鸟堂堂主,绰号“七步杀一人”,武功高深莫测,且足智多谋。武器:铅笔刀
……
深邃的厅堂,一重又一重。一重又一重竹帘深重,将十丈红尘全都隔绝在帘外,却将深山古韵全部深深的藏在厅堂中。

这就是洁鸟堂,无为就静静的坐在桌旁,白衣胜雪, 冷若冰霜。(刺客)冷心死死的盯著她的手,她的手很好看,修长而洁白,指若削葱根。但她现在削的不是葱,而是铅笔!!!

用刀将笔头修得象最精准的圆锥体,笔头尖尖细细,切 面圆滑。无为就缓缓的削,缓缓的,带著笑意,享受著削铅 笔的快乐!据说她从7岁半开始每天都要削12个小时的铅笔, 从不间断!所以她现在的姿势是那么的优雅,仿佛是在插一 瓶花。从笔头那平滑的切面可以看得出她的刀法稳定而精准! 那把铅笔刀刀长3寸7分,刀上赫然刻著一排小字: 
                  Made in China
想不到江湖已经失传以久的小李飞刀居然出现在洁鸟堂!!!

无为现在在微笑,她是个喜欢笑的女人,也是个喜欢享受的女人,她现在笑是因为她又要享受,享受杀人的快乐!

….

如今无为去英伦三岛游学了,CSDN再也不见其芳踪

Smart Client培训资料下载

小气的神小马哥 之托,现在将 小气的神 培训的资料提供下载。下载地址为,请大家自由下载,不过由于空间及带宽原因,不一定能够保留在什么时候的。http://210.82.112.46/download.zip

总共大小差不多是80M左右,大家量力而行,另外下载后,请把后缀名改为.exe,是一个自解压的文件。我个人在家里面试验的时候,诺顿企业版报警说这个文件有病毒,所以请大家一定要小心!

主要内容是 小气的神 在香港培训时所获得的资料。相信对那些有志于在Smart Client上进行.NET开发的人员是有很大帮助的。

生日

在S公司也已经工作三个多月了,我们给公司市场销售部做的内部网络的第一个测试版(美洲版)预计在本月底推出。

昨天(星期五)午饭前收到另一个部门的主任,唐,的电邮,我们三个开发人员, 哈泼利(印度人),希利尼(印度人),和我看完后都惊呆了。该主任的邮件里说,高层管理部门看过我们的演示版后,觉得界面有点呆板,决定开发美洲版的FLASH版本,同时还需要开发欧洲/拉丁美洲的版本,但月底推出的计划不能改变。考虑到我们人手不够,他们从外面找了个叫双子系统 (TwinSystems) 的咨询公司来协助我们开发FLASH版。由於变动太大,决定下午2点在全球网络会议室开会协调,市场销售部的副总裁将亲自主持会议,同时双子系统的人也会到场。

在开发过程中,他们经常变动要求,我们也已经忍过来了。但推出测试版的前二个星期的今天,他们突然要做这么大的变动?我们三个人面面相觑,哭笑不得。我们上网查到了TwinSystems的网站, http://www.twinsystems.com, 全是FLASH,他们的客户包括IBM,HP,COMPAQ,TOSHIBA,看上去他们完全有能力承担S公司的项目。我们稍微松了口气,但心情还是十分沉重,连往日轻松愉快的(免费)午饭都没吃好。

午饭后,哈泼利着手收集了在。NET架构里集成FLASH的资料,我们都在异样中度过了一个小时。临去开会时,哈泼利提醒我们把手机关掉。经过设计部时,我们遇到了丹尼,他是我们的界面设计师。我们邀他一起走时,他说他还有事,要等一会再去。

全球网络会议室里,很多部门的人都到场了,包括发电邮的那个内容部的主任唐,设计部的主任,副总裁的秘书,内容部负责采集用户要求的特利,运行部经理孔令国(台湾人),还有几个其它部门的开发人员,其它有关的人员也已经通过电话连进来了,包括我们远在加州的项目经理沃伦。唐说,副总裁临时有事,不能出席会议了,他将主持这次会议。我们坐了下来,看到黑板上写满了关于FLASH版本的计划,心情愈加沉重。

2点10分左右,唐说,我们不等双子系统的人了,会议开始。正在这会儿,双子系统的人打电话进来了,声音有些含糊,但听上去象是印度人的口音。唐说,你在车里打么?那人说,他在入口处领取临时身份证。唐问,你叫什么名字?那人说,他叫泼利哈,大家都笑了。唐说,这么巧?我们这里有个叫哈泼利的,你叫泼利哈?你又是从双子系统来的,你们不会是双胞胎吧?我们的哈泼利开玩笑说,不会是我早年失踪的孪生兄弟吧?唐问,你的生日是哪天?那人说,9月12日。哈泼利大吃一惊,那是今天啊,跟我同一天?我们看这么凑巧,都觉得很有意思,笑了起来。然后唐问了那人几个问题,那人说话的口气很象我们的哈泼利,答话里居然用上了哈泼利平常最爱说的几个词,大家都笑了起来,都觉得是不可思议。

正在这个时候,丹尼走了进来,手里拿着手机,说,会议是在这里么?一副印度人的腔调。到这时,哈泼利我们三人才恍然大悟。

丹尼擅长模仿别人,他模仿唐走路/说话/打字的姿势模仿得惟妙惟肖。他们几个人在ICQ的提醒服务里知道哈泼利的生日是今天后,就精心设下了这个圈套,来跟哈泼利闹着玩。

以前也知道老美爱开玩笑,但这个玩笑好像开得太大了点。唐说,副总裁都怕哈泼利承受不了,但他们几个觉得太好玩了,这玩笑一定得开。

他们拿出一个蛋糕来,上面刻的是我们网站的地址。这里面还有一个小插曲,一次开会时,副总裁问,URL是什么?哈泼利没转过神来,说,URL就是那个以HTTP开头的网络地址,大家哈哈大笑起来,其实副总裁问的是我们网站将用什么地址。这次在蛋糕上刻有我们网站的地址,就是来笑哈泼利的。

大家都过去跟哈泼利握手恭喜他生日,我们握手时,相视一笑,沉重的心情才完全烟消云散。

营业执照:P

今天晚上加班的时候,给Scott先生写了两封信,一封是问技术问题,另外一封是问License的。Scott先生都很快的回复了邮件。

其实在汉化.Text的刚起步的时候,我就仔细阅读了Scott先生的License,现在通过邮件再次得到确认。终于可以自豪的说,我们现在是有照经营了

Hi Joy,

That would be great. Feel free to use it anyway you see fit. The licence is
here:
http://scottwater.com/License/

In short, you can do whatever you want with it…but I love to know how it is being used

-Scott

预祝小马哥一路平安

 小马哥 下周二去秦皇岛讲课去了,在这儿预祝 小马哥 一路平安。其实一直没有听过 小马哥 的课,真希望有什么时候可以听小马哥专门为俺讲一课的。

小气的神 的PPT看到了,虽然没有亲身去一趟香港听这堂课,不过有PPT也算一种弥补吧。但就算 小马哥 说的,没有机会与 小气的神 碰面,不能不说是遗憾,尤其是他只在广州讲课,而不来北京,太让人失望了。

讲两个小笑话吧,在微软经历的,一位女孩问一位阿姨:阿姨,请问“土星”在哪儿?阿姨说:你跟我走,我带你去。

还有就是在茶水间的时候,阿姨接电话:好的,“地球”要两杯咖啡,马上就到。

微软的会议室都是以行星命名的

 

Anders Hejlsberg语录

刚刚在http://www.artima.com/intv/handcuffs.html看到了这段话,我感觉这可能是中国程序员的一个比较明显的通病,贴在这儿,希望对大家帮助,最重要的是,提醒自己,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

If you ask beginning programmers to write a calendar control, they often think to themselves, “Oh, I’m going to write the world’s best calendar control! It’s going to be polymorphic with respect to the kind of calendar. It will have displayers, and mungers, and this, that, and the other.” They need to ship a calendar application in two months. They put all this infrastructure into place in the control, and then spend two days writing a crappy calendar application on top of it. They’ll think, “In the next version of the application, I’m going to do so much more.”

Once they start thinking about how they’re actually going to implement all of these other concretizations of their abstract design, however, it turns out that their design is completely wrong. And now they’ve painted themself into a corner, and they have to throw the whole thing out. I have seen that over and over. I’m a strong believer in being minimalistic. Unless you actually are going to solve the general problem, don’t try and put in place a framework for solving a specific one, because you don’t know what that framework should look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