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雅图的东亚司机

来西雅图N多次了,以前还和同事聊过,希望再来美国出差就不要来西雅图或者Redmond了,毕竟太熟了,而且很没有意思,那些好莱坞电影当中美国丰富的夜生活根本没有,过了下午五点点,所有商店就都关门了,也没有什么好逛的地方,只能在酒店里面发呆。

这次我却发现我还是喜欢上了西雅图,因为我终于在冲动之下还是租了一辆雪佛兰,勇敢得徜徉在西雅图与Redmond之间,在美国开车的感觉真的很爽的:

1. GPS是必备品:在美国开车没有GPS,对于我们东亚司机来说是非常困难的,有了GPS,就根本不需要查看地图。所以这次租车也租了GPS,一路行来太爽了。

2. 注意并道:美国开车的车速非常快,大部分时间都是60Mile以上(换算成公里大约是九十六公里每小时),所以不要轻易并道,而且老美们开车一般很有耐心,即使前面的车非常慢,而旁边车道很快,也不会鸣你笛的,大敢的开就是了。如果要并道,除了看后视镜/侧镜之外,一定要把头扭过来看一下盲区,否则很容易出现事故。这次在五号高速上就遇到一个可能刚满十八岁的小孩在不打方向灯,也未有提示的情况下,不到十米的距离,直接并我的车道,吓出我一身冷汗。

3. 驾照问题:美国是承认中国驾照的,也有一种说法是持护照入境者,在前三十天之内是可以使用国内护照,过后再考美国驾照(美国驾照很好考,但需要待很长时间)。所以大胆去租车吧。

4.加油:美国加油是自助的,只需要刷了信用卡,选了油品种,自己把油嘴放到油箱里面就可以了。所以加油很方便,需要注意的是美国是真正的市场经济,油价每天在变,今天是4.83每加仑,明天可能就是4.23每加仑,完全随着国际油价而变化。另外,注意,每家加油站的油价也不会一样,甚至同一个街区相邻的两个加油站的油价有时候会差几毛钱呢,这可是不小的数字呀。

5. Carpool: 这个好玩,类似于北京的公交专用车道,只要你的车上有两个人或者两个人以上,就进入这儿开快车吧(会标明允许几个人以上的车进入,如果是2+,就是两人以上)。不过大部分时候,Cappool与其它车道速度没有啥区别。上下班高峰时优势才显现出来。

6. Stop Sign: 在这儿,大部分路口都会有Stop Sign。在任何路口,如果遇到Stop Sign,一定要停车,左右观望,确认没有危险才可以走车。如果该路口连红绿灯也没有,那么谁先到谁先走,大家都很礼让。如果遇到有人横穿马路,切记要停下来等人家完全过去再走,即使那人就在人行横道上来回溜达。

还有啥,暂时想不起来了。通过这些天的驾车经历,俺开始热爱美国生活了。:)

抗震救灾,众志成城

当地震发生的时候,我正在使用Visual Studio 2008 + XNA Game Studio为我的Zune编写小游戏,刚刚在Zune上部署成功一个俄罗斯方块,正在兴奋的将这个好消息写成邮件发给部门同image事时,我突然感觉脑子一阵晕,当时还以为是兴奋过度了,于是闭上眼准备休息一下,这时候听到后面的同事说地震了才意识到是什么样的状况。后来大厦的广播响了起来,要求大家撤离大楼,我把手机,Zune, 以及其它的一些电子设备随身带着,跟着大家一起下了楼。

在楼下,同事们都在紧张不安的相互询问信息。我一直使用Zune来收听电台,以便知道后续的事情。最后终于了解到原来是四川发生了7.8级地震。这段时间,每晚都和太太会守在电视机前,观看中央电视台的实时报道,看到的内容让我们都会非常感动,甚至热泪盈框,都在想除了捐款,我们还可以为灾区的群众做些什么?

我们部门的老板Nigel Burton先生是位英国人,可能有很多博客堂的朋友在各种场合或者媒体上已经见过他。在他的提议下,我们昨天上午开发完成了一个内部赈灾拍卖的网站,并且在中午通过内部邮件向我们开发合作部(DPE)的同事通知了此网站。通过该网站,所有同事都可以把自己的一些物品放在上面进行竞拍,竞拍所得款项通过公司人事部门设置的捐赠网站捐赠出去,同时,公司还会按照1:1 match的方式再加倍捐给灾区。除了我们部门的同事热烈响应以外,上海、广州以及研发集团的同事都积极参与了进来。截止到昨天午夜十二点,总共有23件物品征集上来,包括相机、手机、电脑、显示器、路由器、游戏机、MP4等等,共有88个出价纪录,最终实际募集到资金RMB 23,063元。

当然,这只是微软同事们热情捐助当中的一部分,除了第一笔费用已经递交中国红十字会,我们员工的捐助还在进行当中,今天下午将会与公司1:1 match的部分一起递交给中国红十字会。公司也与相关部门进行了联系,积极参与其它活动。员工也在内部积极献策,讨论如何更好的参与到此次灾区救助当中。

抗震救灾,众志成城!!!

这是一个迷茫的季节

非典的时候,我一直很迷茫,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何方。那时候也待业在家,将近有一年的时间,像闷头苍蝇一样,找不到方向。只能困在家中,思考再思考…

万幸的是,非典刚过没有多久,我就进入了Microsoft China,感觉找到了自己的方向,对未来也充满了希望。

而今,我又进入了迷茫季…

关于城市的记忆(杭州)

来杭州已经有四五次了,具体多少次我也根本记不得了。第一次来杭州记得是与边防一起来的,那时候他还在微软DPE。我们一起过来做活动,原来与他没有见过面(他那时候Base在上海),所以我们相约在西湖边。那晚他很晚才到,于是我们俩个人在午夜的时候一起在西湖边闲逛。走不了久,竟然发现,后面还有保安尾随,估计是看到两个大男人午夜逛西湖,担心我们俩都为情所困有欲投湖的嫌疑,所以尾随以做保全,感谢西湖保安!

在今年之前,一直感觉在杭州坐出租车真是一种美好的回忆,车大坐着舒服,大部分都是帕萨特,比起台北那种小破车强多了。但这种美好的记忆从今年五月份参加侠客行活动时就发生了重大改变,因为在那次,我才发现杭州的出租车司机的拒载率竟然会这么高,大部分时候打不到车,打到车的时候司机会在你没有上车的时候问你去哪儿,如果不是他想去的地方就一概拒载,扬长而去。而我做为一个异乡人,只能看着那出租车屁股欲哭无泪:怪不得我当初会夜游西湖呢。

昨天又到了杭州,早上出门打车还方便,但在事情处理完后,准备返回酒店时,却发现又遇到状况了。杭州的出租车司机师傅们的上下班意识竟然是那么强烈,七八辆空车打着营运标志在知道我酒店的名字后,都告诉我他们下班了,有些甚至根本连一句礼貌的回话都不说。

杭州的灵隐寺也是一个不错的地方,原来从来没有去过,也是今年五月份去的。在景区门口买了通票就直接进门了,结果到了灵隐寺门口才知道,所谓的通票根本通不过灵隐寺的寺门,只限飞来峰景区,但已经进来了,不能只游一下山吧,于是不得不再掏钱。不明白为什么作为一个旅游城市,这些通票上面也不做任何告知?

杭州,真是让我心寒的“旅游”城市,我在想以后还会不会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