歇着,容易空虚

从MS出来两天了,像被放出来一样。好好睡了两天觉,终于没有了疲乏的感觉,可是又感觉有些空虚了。

早上在卫生间看《北京娱乐信报》,说清华紫光又要搞网络生存了,当时很冲动的想报名参加去,反正就100个小时,不吃不喝,凑这时间集中精力把这个Blog站点搞好一些,也不错吧?不过现在仍然没有拿定决心,被人关起来的滋味不会很好吧?

明天就要装宽带了,明天上午电信局的人会上门来收钱,95元人民币,送一个ADSL终端,200小时是190元,据说还是半价,真郁闷。明天零点家里面的电话要进行切割,所以我的家庭电话又要换号了。还好,没有“4”,我父母对“4”很敏感,因为2000年的那件事情,所以我们在北京已经换过一次电话号码了。(我的手机是带“4”的 🙁 ),后来就可以用宽带上网了,终于可以抛弃我的GPRS手机了。

今天下午的时候,与Jeff Guo(俺对门的邻居)一起Update了一下俺的简历,他买电脑了。看得俺直眼红,2.4 Intel CPU(P4+HT),80G硬盘还有512M的内存。俺才PIII733+100G硬盘+384M内存,而且主板上的内存槽已经插满了。所以与俺母亲大人商量升级一下电脑,可是手头的钱实在不够用,准备到明年了。如果MVP峰会送笔记本电脑就好了(我又开始白日做梦了)。

近日北京交通实在不好,前几天在MS上班时,有一个原来的上司打电话给我,说苏州桥那儿有家公司想招我去做CTO,我想都没想就拒绝了,毕竟我不想在路上浪费五六个小时。苏州桥那儿可是北京一个巨堵的地方。

MVP会不高兴吗?:D

小气的神在Blog中提出以下观点:

今天看Email的时候,想到这个问题因为之前我也听网友说起过这个问题,当然我有些迟疑但还是说了出来,因为这会让许多MVP们不高兴J 近来我在论坛上发现网友在技术论坛中感到支持不够的抱怨,也许当我们快乐的祝贺MVP当选的同时也会有人抱怨—“Many of the questions in the forums are not answered, but people keep asking.”

我记得很久以前写过一个关于在网上回答问题,与义务指路的一个比喻。论坛上是很无序的状态,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世界范围上,你都会发现很多问题已经被提过几百次,其实有的答案已经很浅显了,只要再费点劲去检索一下论坛,就不难发现答案,可是很多人仍然希望直接得到答案,而不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坦白的说,太多的人想不劳而获。

就像江湖中的高手一样,随着技术层次的提高,他们会愿意尝试更加困难的问题,而不是天天去教别人如何蹲马步。当然,有些问题很邪门,让别人无法回答的情况也有。还有更多的情况是,他们问的问题恰巧超出我的知识范围。

CSDN很容易解答入门级的问题的,因为CSDN有一个积分制度,回答对一个问题,就送你积分,所以一些刚加入CSDN的高手会很快乐的,如果有一个简单的问题丢进去,马上就会被分食了。

而DevClub对入门级问题解决的不是那样多,大部分这样的问题得到的答案是去查查某某人的个人专辑,而且是系统给分的,所以无论解决正确与否,均给你积分(不过Devclub的人对积分看得没有CSDN的人严重,并且开始日益没落了,现在每天在线不到200人了)。

新闻组是更加嘈杂的地方。

我比较喜欢http://www.devmanclub.com,当然,来这儿是向大家学习的,我以菜鸟身份来参观这个论坛。其实,人的需求就是那样简单,能够通过帮助别人而提高自己。MVP也一样,如果不停的回答一个问题,似乎对MVP也不公平 😀

如果让我说的话,做Developer的大体上分两类,一类是为激情而编码,一类是为混饭吃而编码的,后者往往就是遇到问题就上论坛的人,他们往往只问问题,而从来不与别人分享自己解决问题的喜悦的。所以他们也是抱怨最多的,从来不埋怨自己的懒惰,而只是抱怨高手们眼界高(送他们一句话,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士兵)。

希望小气的神见谅,只是一些个人看法,MVP们肯定不会因此而不高兴的。我们快乐着我们的快乐,因为我们不懒惰 😀

周末我们去看小马哥

刚才接到小马哥的电话,他已经住院了 🙁

如果你在北京,如果你周六有空,如果你对小马哥一直很仰幕,请与我一起在周六下午去探视小马哥。请在本篇评论中写下你的电子邮件,我将与你们联系,告诉你们联络办法。

下周一的时候,小马哥需要会诊,可能要在医院呆到下周三。

祈祷

小马哥今早在医院。

大家都知道小马哥生病了,不过除了北京的几位MVP以外,可能大家不了解小马哥的病情。

希望大家在这儿跟我一起祈祷,祝小马哥早日身体健康!我与小马哥应该是今年才认识的,不过却有相见恨晚的感觉。一直以来,我们策划了很多事情,比如小马哥主页上的那个HTML加密的组件,其实是小马哥自己完成的,不过却加上了俺的名字。然后我们一起做了这个Blog网站。现在一直在策划与小马哥翻译几本微软的.NET相关的书籍,原书我们已经拿到了。

另外,我们还策划了好多好多,可是鉴于小马哥的病情,我们只能推迟一些事情。

祝小马哥早日生龙活虎,同时希望其他Developer也注意身体健康。(对了,我这儿有一个朋友,在美国友邦保险有限公司做寿险顾问,有条件的话,可以与她联系一下:861065883338吴冉)。

在小马哥身体康健之前,暂停所有的帐号申请!

MVP Summit搞点小动作吧?

先说一下,在这个站点上已经有很多哥们是MVP了,提醒大家,现在可以到MVP Logo放在自己的站点上了,你可以像我一样,贴在公告里面。像新闻联播里面的卖菜的也要贴一个“党员摊位”一样,邀请群众监督。

9月25日就要开始MVP Summit了,虽然Grace为我们想好了很多活动,我想几个相熟的哥们可以在私下搞点小动作?我目前没有啥好主意,可是我与小马哥毕竟是地主,不搞点啥动作似乎也对不起大家。我只想到钱柜唱歌环境不错,可是我不会唱。所以我提议如下:

9月26日凌晨一点,在开心的酒店包房里面举办一次技术讲座活动,由小马哥及其他几位曾经做过MCT的MVP参加,准备好PPT,给我们讲一下技术的最新发展,反正就三天,咱们白天参加正式活动,晚上就私下培训,不知道大家认为如何?

既然小马哥以技术招待各位MVPs,我就抽空陪Grace妹妹打打扑克牌什么的,我想Grace妹妹不会喜欢听他们讲课的。

希望大家能够提出几个切实可行的活动组织呢,那样,在大家离开北京的时候,就不会有什么意犹未尽的感觉了。记得上次在上海,我就感觉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留下的只是兴奋。

 

 

开始休息了

昨天早上的雨,跟去年北京的那场雪一样,引起了交通大堵塞,我早上七点五十出发,结果到了十点半左右才到达微软公司。

由于是项目结尾期,所以昨天是异常的繁忙,收到了N多申请加入博客堂的邮件,可是那时候只能匆匆看一眼,没有时间去开这些帐号,或者回信,希望大家见谅。另外,昨天是在微软临时配的笔记本上收的信,而且在服务器上没有留复本,所以希望昨天申请的朋友再发一封邮件,重新申请,因为我没有备份:(,十分对不起。

下午的时候MVP大会,思归问我在北京摆几桌,我想我可能摆不了,我准备联系一下北京的几个媒体或者企业,由他们出钱给大家摆酒桌,顺便找些猎头来,把你们几个在北京卖了:D,我与小马哥就数钞票玩了。

晚上十二点回家,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笔记本在我手上每到关键时刻就掉链子,八点多又中招了,系统启动不了,不得不重新装系统。Windows 2003,装完了,又打补丁,装Sql Server,装Biztalk 2004,并且再跑几遍我们的项目,最终确认无误,才与阿斌在楼下抽完烟,各自回家。

说实话,有一些伤感,在这段时间,我感觉阿斌真是一个好的同志,我相信怡红也会这么看的,因为怡红也与他有战斗情谊:D

推荐一个博客站点:http://coltkwong.com/blogs/,这是一个香港人的.NET User Group,我从小气的神的网站上看到的。正巧看到他们惊呼中国没有.NET社群,于是冒昧的回了一封邮件,结果看到他们把咱们的站点推荐出来了:D,你可以在这儿看到:http://coltkwong.com/blogs/grazi/posts/190.aspx

体力似乎有些透支

操作系统终于装上了,选的是Windows XP Professional系统,不再装Tablet PC了,新鲜感一过去就没有什么意思了。在此期间还改了一些小程序片断,不过感觉嗓子有些疼,似乎有异物在喉,甚至还呕吐了。

我想我现在的肺应该是黑色的了,抽烟太多了,一直想戒,可是却没有毅力把这件事情继续下去。在微软抽烟是一件麻烦事情,必须要下楼到楼外面抽,从十九层到楼外面坐下来,认真的抽。由于下来一次不容易(没有门禁卡),所以每次都要抽两根。

还是要戒烟呀 🙁 ,明天到家后,准备开始睡几天懒觉再说,阿斌同志却还要去河南出差,出差回来,又要去日本出差,估计他回来的时候,我人已经在上海了,半年可能见不到了。不过,我们至少还有MSN Messenger! 😀

你知道我有多么开心

刚到家,开始重新安装台式机的操作系统,前几天的一次随意的删除,导致现在我的Windows XP Tablet PC Edition操作系统即不能卸载Office XP,也不能安装Office XP,甚至不能安装Office 2003,所以不得不重新安装。

其实这两周以来,基本上每天都是这么晚回家,可是总是感觉很快乐,很开心,生活很充实,不像前段时间SOHO时,经常会莫名其妙的空虚,没有同事,没有激情。我想,开心还是更适合上班族的生活吧?

今天在加班的时候,与阿斌一边听那个七十年代的电台节目(CGF推荐的:http://lizzie.nease.net/70.mp3),一边工作。我们随着节目的进行,而讨论铁臂阿童木、一休哥,讨论射雕英雄传,做眼保健操,唱谭咏麟的《难舍难分》,感觉非常的快乐,像是回到了那些难忘的过去。

阿斌(微软内部,好多人叫他斌哥,甚至比他年长的人都如此称呼)是一个十分激情的上海人,在我看来,微软的工作人员都十分的饱含激情。我对他的一些对技术上的想法十分的赞同,尤其是通过商业的眼光去看技术,十分独到。真的十分庆幸,能有机会与阿斌工作。

你知道我很开心!

我知道小马哥一定会非常惊讶

小马哥目前在秦皇岛,估计现在正坐着公共汽车,在回北京的路上。

应该是昨天去的秦皇岛,做了一天的培训,估计他会非常的累。可是我想当他看到http://blog.joycode.com如此欣欣向荣的话,一定会把所有疲倦都一扫而光的。

另外,需要找一个人,参加微软的一个小项目,如果哪位朋友熟悉VSIP SDK的话,请通过http://blog.joycode.com/joy/contact.aspx与我联系,微软需要这方面的人才在合作伙伴中做一下技术支持。我问了蓝色理想,他是我想到的第一个合适人选,可是他最后可能很忙,没有接这个工作,希望哪个朋友对此精通的话,请快点与我联系一下。